镜鉴 | 靠企吃企 难抵诱惑终自毁

作者:佚名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4年05月22日 点击数:


靠企吃企 难抵诱惑终自毁

湖南省娄底经济技术开发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谢玉敏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皮家璇 通讯员 毛肖燕 李琴

  谢玉敏,女,1976年11月出生,1995年7月参加工作,2002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湖南省涟源市斗笠山镇斗笠山中学教师;涟源市委组织部干部,研究室主任;斗笠山镇党委副书记;古塘乡党委副书记、乡长;荷塘镇党委书记;娄底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娄底经济技术开发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娄底市新型城镇化工作办公室常务副主任。

  2023年6月,谢玉敏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娄底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3年11月,谢玉敏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因为我忘记初心,贪欲贪婪、无知无畏和愚昧侥幸,最终滑向罪恶的深渊。”2023年11月,在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前,谢玉敏再次深刻忏悔。靠着组织培养和自己的勤奋努力,谢玉敏40岁走上了正处级领导干部岗位,那时她还在暗下决心:“不管多难,一定要鼎力前行,担当作为。”言犹在耳,如今留下的却只有悔恨与羞愧:“誓言犹记,我却将永远被钉在娄底经开投的耻辱柱上。”因难抵诱惑、初心尽失,谢玉敏走上了一条违法犯罪的不归路。

  底线失守,在私欲膨胀中迷失自我

  1995年,谢玉敏毕业后被分配到涟源市斗笠山镇斗笠山中学任教,那时的她勤奋好学,上进心强。无论在哪个岗位,她都名列前茅。在担任乡镇主要领导期间,她一心扑在工作上,同事们开玩笑说她是个只知道搞工作的“土”书记。

  谢玉敏人生的分水岭出现在2012年。这一年,她升任娄底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委委员,成为副处级干部。随着职务升迁、权力增大,恭维她的人也在逐渐增多。她的内心开始变得浮躁不安,此时的她开始将读书学习看作走程序、装样子。当看到一些商人老板奢靡的生活时,她的信念开始慢慢动摇,逐渐迷失方向。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没有了坚定信仰,在跟商人老板的攀比中,谢玉敏丧失了辨别能力,迷失了初心。在她看来,自己是有身份和地位的领导干部,与别人交往时不能太寒酸。思想阵地被扭曲的价值观占领,她开始心安理得地接受老板们的迎来送往,收受老板们送上的红包礼金,接受邀请去高档商场购置奢侈消费品等。

  在谢玉敏任荷塘镇党委书记时,某企业老板李某某便与她认识,但交往不深。当获悉谢玉敏升任娄底经开区党委委员后,李某某逢年过节便给谢玉敏送上价值不菲的礼品礼金,从不间断。在谢玉敏看来,李某某是一个讲义气、值得信任的朋友。2018年,为承揽工程项目,李某某多次请谢玉敏给予关照,谢玉敏答应帮忙。之后,谢玉敏陆续帮助李某某在娄底经开区承揽了上亿元的工程项目。为了表示感谢,李某某将30万元现金送到谢玉敏手中。

  “最开始我是不想要的,这么大的金额,心里也紧张害怕,一直在做思想斗争。可是犹豫了好几天后,还是收下了。”因为心存侥幸,谢玉敏以“不一定查到自己头上”自我安慰、自我麻醉,收下了第一笔大额贿款。

  不少落马的领导干部误入歧途,都是从第一次收受小红包、第一次参加饭局、第一次笑纳小礼品等众多“第一次”开始,然而,就是这“第一次”,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样,一发而不可收拾。有了第一次、必定有第二次、第三次……继而欲壑难填,变得如泛滥之水,滔滔难遏。

  在任娄底经开区党委委员时,谢玉敏还利用协管创建文明城区、创建卫生城市的职权,想方设法为同学杜某的公司谋取城市路面保洁业务,其目的是自己能从中分一杯羹。仅此一项,谢玉敏先后受贿90余万元。

  谢玉敏年纪轻轻就得到组织信任,担当重任,本应不辱使命,尽职尽责努力工作。然而,她却在权力、金钱和私欲面前底线失守,逐渐沦为金钱的奴隶和他人逐利的工具。

  “那么轻轻松松地赚了几十万元太容易了,真的不费吹灰之力。”谢玉敏忏悔道,“贪婪的种子一旦种下,就迅速生根发芽,野草般疯狂地占领了我的整个身心,也主宰了我的言行。”

  漠视纪法,在疯狂敛财中作茧自缚

  2017年,娄底市委、市政府把娄底经济技术开发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改革升级为正处级国有企业,时年刚满40岁的谢玉敏成为改革后的第一任公司董事长。因此,手握项目决策大权,项目交给谁做,她的意见最有分量,来找谢玉敏办事的人越来越多,她也成为不法商人重点“围猎”的对象。

  那时的谢玉敏已经彻底放松了自我要求,于是逢年过节,商人老板们轮流前来表达“心意”,谢玉敏来者不拒,将党的纪律规矩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束之高阁。经查,谢玉敏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礼品礼金共计78万余元。

  有了曾经一笔收受几十万元贿款的经历,“小打小闹”的红包礼金对谢玉敏来说已是欲壑难填。谢玉敏开始利用职权插手工程项目,直接指定工程由哪个公司承包,并交代下属操纵招投标事宜,然后以入股、回扣、借钱的方式收受老板及下属的贿赂。从收受到索取,由小额到巨款,贪欲如冲开闸口的洪水,想收也收不住了,谢玉敏在疯狂敛财中将自己一步步送进深渊。

  2019年,娄底经开投融资部部长姚某被查处。由于曾收受由姚某经手操作的某基金管理公司给予的55万余元回扣款,谢玉敏深感惶恐。但此时的她再次选择了错误的道路,没有悬崖勒马及时回头、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而是想方设法对抗组织审查调查。她将受贿款退还给该基金管理公司,并与其负责人订立攻守同盟,同时将收受的部分贿款退还给相关人员。在组织找到她核实有关问题时,她不但不如实说清问题,还为自己找理由,并向老板们要钱、要烟酒去“跑关系”,妄图织起“关系网”、撑起“保护伞”。在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后,谢玉敏以为安全过关,又旧病复发,费尽心思,向某建筑公司老板李某索回已经退还的受贿款60万元。而当省委巡视组进驻娄底后,谢玉敏又将该笔受贿款退还李某,以为退还就没事。拿钱不安、退钱不甘,钱收了后退,退了后又拿回来,反反复复,谢玉敏犹如惊弓之鸟,百般顽抗、百般煎熬。

  经查,谢玉敏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钱款360余万元,其中大部分是由其特定关系人丁某经手收受。为使丁某甘被利用,谢玉敏利用职权帮丁某打招呼在娄底经开区承揽了几百万元的装修工程。谢玉敏将丁某作为收受贿赂的“合伙人”“工具箱”,利用其体制外的身份,大搞权钱交易。

  胆大妄为,在打“小算盘”中失职失责

  谢玉敏担任娄底经开投董事长后,很快就忘记了肩负的“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的使命任务,为了自己的小利益、“小算盘”,她滥权逐利、靠企吃企,最终触犯纪法红线。

  在对某资产进行收购时,谢玉敏明知公司回收这样的资产没有任何价值,但因时任娄底市市长杨懿文(2023年3月,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六个月)几次过问,她启动了资产收购,回收后在有能力履行合同的情况下,又一意孤行拍板决定不支付收购款,因此造成违约,最终导致国有资产流失800余万元。在处理某财务顾问公司顾问费时,谢玉敏明知省政府已下发文件明令禁止,不能支付该类顾问费用,但她考虑到该顾问公司负责人徐某有杨懿文“罩着”,经过再三权衡,她最终把个人得失、仕途上升“置顶”,把理想信念、党纪国法抛于脑后,主动做持不同意见的班子成员思想工作,强硬主导党委领导班子会议通过支付徐某公司顾问费的决定,造成国有资产损失900万元。

  就在谢玉敏“落马”前两个月,娄底经开投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肖新国已经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谢玉敏和肖新国主政娄底经开投期间,将党和人民交付的“责任田”,作为他们为所欲为、疯狂争抢的“自留地”,两人在项目承揽上为各自的特定关系人打招呼、下指令、强行干预,使得项目招投标程序被架空,一时间单位变得乌烟瘴气。娄底经开投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由于谢玉敏、肖新国相互攻击,给公司的部门负责人造成很大的压力,经常让大家无所适从。

  “一把手”作为“关键少数”,被赋予重要权力,担负着管党治党重要责任,其违纪违法极易产生连锁反应,甚至造成系统性腐败。在谢玉敏、肖新国两人被查处前后,娄底经开投中层骨干负责人和重要技术中坚有10余人或被免职、或被处分,其问题之多、程度之深,令人咋舌。“既不愿去监督同志们遵纪守法,也不愿意其他人来监督提醒我,最终害人害己,严重破坏了经开投的政治生态。”对此,谢玉敏作出了深刻忏悔。

  2023年6月,谢玉敏被采取留置措施,审查调查人员在其家中及随身携带的包里,搜查出多个用黄铜制作的各种“平安符”。

  “我连底线在哪都不知道,违法犯罪也就成了必然。”这句写在谢玉敏忏悔书中的话,是她对自己一步步破纪破法步入歧途的沉痛总结。

  谢玉敏忏悔录(节选)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这是对我违纪违法难逃惩处的最好诠释和注脚,也是我对仍在岗位上同志们的血泪劝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悬崖须勒马,欲海早回头啊!我真诚向组织向人民忏悔,愿把我的惨痛悲剧,深刻悔悟与大家共鉴,希望能汲取我的血泪教训,不再重蹈我的悲剧人生。

  2012年,组织上把我提拔到娄底市经济重地经开区直接进班子,按理我该心怀感恩,竭心尽力,克己奉公,可我却很快就受一些不良风气的影响,得意忘形,丢掉原来的优良作风,琢磨起怎么既当好官又发好财来,这个错误贪婪的念头一动,各种“花花肠子”就冒了出来,顺朋友之便念“入股”经,借老乡之名念“生意”经,假下属之手念“回扣”经,趁过年之机念“红包”经,算平衡账念“借钱”经,最终铸成人生大恨,再难回头。

  逢年过节,大小老板都会来套近乎拉关系。对于这些红包礼金、烟酒礼品、土特产,我基本上是来者不拒,至于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党的纪律要求,我想都没去想过,反而为自己找了个“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的借口来支持自己,不但不收敛不收手,而且收得心安理得。几年下来,以这种方式获得的违纪收入竟达几十万元。统计数字一出来,我自己也吓了一跳,我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违规敛了这么多钱。

  留置期间,我无数次问自己:如果我真正做到了党性至上,人民至上,国家利益至上,哪来这么多的犹豫和彷徨?哪来这么多的矛盾和纠结?又哪来这么多的痛苦和失望?又怎会背离入党初心,抛却基本原则,践踏党纪国法?归根结底,其实自己就是“三观”不正,囿于一个“利”字,权为利所用,利为己所谋,既想升官又想发财,私利至上。

  背弃初心,抛却党性,私欲膨胀,贪婪成性,最终自己被欲望灭亡,咎由自取在其次,羞愧难当的是给组织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给经开投带来短时难愈的严重创伤。

  我是娄底经开投的耻辱。改革后的经开投走到今天仅五年多时间,我任职近四年。在经开区工作的这几年,被贪欲绑架的我,沉睡在虚幻之中,丢掉了学习,忘记了初心,淡化了宗旨,降低了要求,也抛弃了董事长的责任,既不愿去监督同志们遵纪守法,也不愿意其他人来监督提醒我,最终害人害己,严重破坏了经开投的政治生态。

  我是家人永远的伤和痛。我出身农家,父母一生务农生养四个子女,虽含辛茹苦,却安分守己,惜名如金,再难也咬着牙供我们读书,只要我们有任何一点成绩都会无比开心和高兴。而如今,我这个曾被他们引以为傲的女儿,却因为贪婪任性腐化腐败而沦为“阶下囚”,这将是我有生之年永远也无法释怀和原谅的愧和悔。


分享到:
下一篇:没有了